立即咨詢
您當前的位置:職稱驛站 > 論文 > 藝術論文 > 社會學論文職稱驛站 期刊論文發表 權威認證機構

國外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反哺機制的經驗借鑒與啟示

職稱驛站所屬分類:社會學論文發布時間:2020-09-25 08:38:23瀏覽:1

文化產業在我國發展迅速,但其體制性障礙與結構性矛盾性使得文化產業正外部性難以反哺文化產業。文章從潛在收益、綜合價值、公共屬性三個角度分析了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反哺的必要性,通過借鑒美國“去中心化管理”、英國三級管理體制

   [提 要]文化產業在我國發展迅速,但其體制性障礙與結構性矛盾性使得文化產業正外部性難以反哺文化產業。文章從潛在收益、綜合價值、公共屬性三個角度分析了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反哺的必要性,通過借鑒美國“去中心化管理”、英國三級管理體制、法國法規與稅收反哺以及印度集群化發展等國家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反哺機制,結合我國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特性,提出了加大對文化產業的扶持力度、完善政策法規與監管、推動文化產業集群化發展等可能做法,以期滿足新時代我國文化產業發展的訴求和需要。

  [關鍵詞]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反哺機制;經驗借鑒

20e5305c0a3caeca630ab0b111feedfa.jpg

  《國際傳播》遵循媒體黨性原則,堅持正確政治方向,圍繞中心,服務大局,聯接中外,溝通世界。《國際傳播》不同于一般的學術期刊,突出強調“一國一策”傳播策略研究、受眾研究、合作傳播機制研究等,努力推動中國國際傳播理論建設和實踐創新,促進中國國際傳播實現國家戰略和外交政策目標。

  自21世紀以來,我國的文化產業發展迅速,實現增加值30254億元,增長67.4%,產業占GPD比重增加0.6個百分點,傳統增長模式與發展形態在不斷升級,但其體制性障礙與結構性矛盾也緩慢顯現出來,并引發了新的問題: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價值豐富,卻難以反哺文化產業自身。由此可見,如何平衡文化產業與正外部性的矛盾,使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價值能夠反哺文化產業,是我國文化產業發展亟待解決的問題[1]。

  當前對我國文化產業的研究多是產業政策、產業規模與地域文化。通過中國知網檢索,截至2019年底,以“文化產業”為關鍵詞的相關期刊論文有6.2萬篇,如張建中(2010)[2]總結我國文化產業是零散、小規模的,沒有足夠的投入與開發深度。郭淑芬(2015)等[3]分析文化產業能推動國家軟實力的提升,亦是轉變經濟發展、調整經濟結構的著手點。葉文輝(2016)[4]認為我國文化產業的管理、市場以及組織構建方面仍不容樂觀。陳宇翔(2016)等[5]通過對我國文化產業相關政策的審視,針對性提出了政策相關完善方案。陳金丹(2017)[6]通過地理空間格局,對我國文化產業進行研究,發現我國的文化產業當前態勢“東強西弱、南高北低”。陳笑瑋(2018)[7]通過梳理相關文化產業政策發現問題,并提出了針對性建議。賀達(2019)等[8]提出我國文化產業應伴隨著經濟同步發展,從高速增長轉變為高質量增長。陳波(2020)等[9]討論了數字文化產業相關的虛實對接平臺發展模式。

  基于以上文獻發現,當前文化產業的投入依舊不足,管理與組織方面政策有待完善,地理空間致使各地發展不均衡,需要新的創新視角與方式幫助文化產業發展轉變為高質量增長。以“文化產業正外部性”作為關鍵詞的相關期刊論文僅有3篇,說明聯系文化產業正外部性所進行研究的文獻較少。基于此,本文從文化產業的正外部性出發,追尋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產生的主要因素,并借鑒外國正外部性的反哺機制,提出與我國國情相符的反哺機制,有利于我國文化產業的長遠發展。

  一、相關概念闡述

  (一)文化產業

  文化產業作為新的概念出現在20世紀初,是特殊的經濟和文化共同存在的形態,凝聚文化結晶并傳遞文化核心觀念的文化產品和服務[10]。我國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對文化產業進行相關的研究,研究起步時間較晚,文化產業目前并沒有形成統一的概念。謝傳倉(2015)[11]認為文化產業是通過精神與物質結合的生產、交易的產業。黃清喜(2017)[12]認為文化產業是將娛樂、教育與文化等因素以服務的形式,根據消費者的需求進行生產。Erdem Ucar(2018)[13]認為文化產業是當地創意文化的結晶。侯景娟(2016)[14]認為文化產業是將文化屬性賦予實體物品,并依據文化價值給予物品價值。

  綜上所述,各位專家學者對于文化產業的定義偏向文化或產業,不能完全將文化的含義與產業的含義相結合。而各國也因其文化產業分類的不同,導致對文化產業的定義不盡相同,如表1所示。在我國,有關文化產業最為廣泛的定義則是統計局在《文化及相關產業的分類(2012)》中給予的定義:文化產業是為社會公眾集文化產品和相關產品與服務等生產活動的集合。

  (二)文化產業的正外部性

  綜上所述,有效利用文化產業正外部性能促進國家、社會與產業自身的發展。然而,我國文化產業未能有效利用文化產業正外部性,不僅未能促進發展,甚至會導致市場失靈。文化產業與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矛盾若不加以平衡,長期以往文化產業必將衰退,正外部性的效用將大幅減弱。

  (三)反哺理論

  “反哺”一詞來源《鳥賦》,意指通過別人的行為使己方受益,己方以行為反饋對方利益。我國繁榮的文化內涵給文化產業龐大的精神支撐,促進文化產業的發展,而文化產業的發展又反哺文化,使其內容、形式上更加豐富。反哺理論在文化與產業方面有較多的應用研究,而將文化產業與其正外部性聯系的相關研究,目前是較為稀少的。我國文化產業進行文化產品的生產對國家、社會與地區具有正外部性,但由于缺乏政策的引導、法規的幫助,使得文化產業沒受到相應的反哺,長此以往,將使得文化產業人才流失,文化產業鏈穩定性減弱。

  二、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反哺的必要性

  從1992年文化產業概念首次出現在黨的十四大,到十九大的推動文化產業大力發展,如表2所示,可見我國對文化產業建設十分重視。但我國文化產業起步較晚,發展水平相比發達國家有所不足,尚缺乏反哺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相關理念與政策,對文化產業的相關管理還有所缺乏,沒有專門的機構,且管理體制較為落后,使得文化產業正外部性中的潛在收益、綜合價值、公共屬性三方面的價值無法對文化產業進行有效的反哺。這一情況可能導致文化產業數量越來越少,使得文化產業愈發蕭條,進而引發一系列惡性循環。因此,將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效益價值反哺文化產業自身具有必要性。國外對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反哺具有較為完善的研究,從中借鑒國外相應反哺經驗,針對我國文化產業正外部性中的潛在收益、綜合價值、公共屬性三方面反哺不當的亂象進行撥亂反正,使文化產業能受到反哺。

  (一)潛在收益反哺的必要性

  從潛在收益角度,文化產業正外部性散發的觀念造成思維的影響,形成相近的價值觀,進而增進對國家的責任與歸屬感,有利于我國社會體系與社會秩序的穩定;幫助回憶民族文化、理解民族精神、堅定民族信仰,系緊與文化密切相關的精神紐帶;提高人文精神與居民整體素質,帶動經濟產業的發展,凝練城區的“精氣神”,優化城區總體功能。由此可見,文化產業正外部性能夠通過傳遞相應價值觀念與取向的方式給予國家社會潛在收益,國家再令受益群體以資金補助等方式將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反哺文化產業。從目前文化市場的管制情況來看,67%的文化產業政策實行落實是通過行政手段,運用經濟與法律手段的僅占27%與6%,說明我國缺乏有關文化產業完善的政策,文化產業發展滯后。各監管機構權力交叉,形成多部門管理單個行業但職能不清的現象。各部門分工過細,導致程序繁雜,既降低工作效率又導致資源浪費;對文化產業中出現的問題互相推諉,導致文化產業價值難以發揮、綜合價值缺乏衡量標準。同時多方的監管使得文化產業政企難分,難以進行經濟調控,抑制文化產業健康發展。以上要素致使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未來潛在價值流失嚴重,因而從未來潛在價值入手幫助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對文化產業進行反哺具有必要性。

  (二)綜合價值反哺的必要性

  從綜合價值角度,文化產業從多方面幫助國家進行經濟建設與文化建設,具有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文化產業創造了多種收益卻僅能收獲其中的經濟效益,其原因在于其他價值如社會價值與潛在價值難以量化。文化產業的綜合價值難以量化,無法通過統計學的數量統計對文化產業價值進行衡量,無法估計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為社會帶來多少收益,國家也無法給出相應政策將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反哺文化產業。而且我國市場管理方面相對落后、城鄉發展亦不協調;嚴重地區保護性阻礙文化產品在市場上的流通與地區文化發展;文化市場難以整合,文化產業與服務多以破碎化的現象呈現,導致藝術活動較難安排,信息時效性差。以上要素致使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綜合價值流失嚴重,因而通過文化市場幫助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綜合價值對文化產業進行反哺具有必要性。

  (三)公共屬性反哺的必要性

  從公共屬性的角度,眾多的文化產品都具有非競爭性與非排他性等公共產品的屬性。由于文化產品的消費方式更多是感受而非使用,產品本身并不會消失,使得多名消費者只付出一份文化產品的錢享受同一份文化產品的價值。同時也因文化產業公共屬性使得消費者能夠輕松地免費獲得文化產品與再次傳播,使得更多消費者“搭便車”,出現惡性循環,損害了文化產業的利益。而集群化發展將會使得我國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公共屬性消化在文化產業自身,將公共屬性中的效益反哺文化產業自身。然而,由于我國文化產業缺乏集群化發展,使得生產成本較高,產業結構不合理,沒有成型的經營規模,缺乏技術含量,產品質量不高,產業發展支撐力不強,導致文化產業公共屬性極少反哺自身產業。同時,因相應政策法規的缺乏,導致消費者“搭便車”獲益現象嚴重。基于此,從公共屬性入手將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產生的價值對文化產業進行反哺具有必要性。

  綜上所述,由于我國有關文化產業的三類產生要素不協調,導致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影響的文化資源配置沒有達到最優水平,如圖1所示,因此結合我國國情并借鑒國外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優化[21],可幫助文化資源配置達到或接近最優水平。

  三、國外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反哺經驗

  由于我國文化產品正外部性影響文化產業收益與社會收益的平衡發展,因而需要結合國家、社會及市場做出相應調控對文化產業進行反哺,使得文化產業的文化產品供給量達到社會需求最適量、資源配置最優化、社會與個人收益最大化。美國、英國、法國作為經濟發達國家,具有成熟的市場制度與完善的市場體系;印度與我國相鄰,同是文化古國,具有相似的文化底蘊。本文將借鑒美國、英國、法國、印度等國的經驗,通過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對自身進行反哺,以供我國文化產業參考。

  (一)美國的“去中心化”管理

  美國政府并不設立專門管理文化產業的部門,而是通過“去中心化”對文化產業進行間接管理,進行商業化運作、多元化投資,完善《版權期間延長法案》《數字千年版權法》《聯邦稅收法》《國家藝術及人文事業基金法》等,打擊因文化產業公共屬性而進行盜版、搭便車的行為,營造健康的文化發展環境,通過減小文化公共屬性所帶來影響的方式對文化產業進行反哺[22]。從公私合營角度對文化產業進行反哺,以政府產業共同承擔風險的方式保障文化產業利益,并對文化產業人才進行重點培養,將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綜合價值反哺文化產業。文化企業集群化發展,如“洛杉磯集群”“迪士尼”等集群化企業,同時帶動媒體、印刷、美術、攝影、軟件、特效、旅游業的共同興起,令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綜合價值消化在文化產業自身,進行文化產業自身反哺。美國政府用以上方式促進了文化產業的發展,大幅度降低了文化公共屬性對文化產業造成的損失,并結合了潛在收益,使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反哺自身。

  (二)英國的三級管理體制

  英國進行宏觀與微觀的調控,給予非政府文化機構權利,與其共同協商,協調發展,幫助文化產業具有綜合價值的最大控制力,將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綜合價值反哺文化產業[23]。英國政府借助具有英國特色的大文化管理系統,設計并完善了三級管理體制,如表3所示。三級管理體制使政府、社會以資助方式反哺文化產業,平衡文化產業正外部性中的綜合價值與公共屬性,幫助文化產業可持續高質量的發展,較大程度將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綜合價值反哺文化產業。

  (三)法國的法規與稅收反哺

  法國政府倡導與遵循“文化民主化”,將文化作為公民應享有的基本權利,使文化產業不受壟斷支配,給予文化產業良好的發展空間,使文化產業不過多地被公共因素所影響[24];將文化產業的不同領域細分,并制定了相應的稅收法規,如圖2所示,完善龐大的稅收體系,給予文化產業政策的優惠,以法規與稅收幫扶文化產業的方式將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反哺自身,引導文化產業發展;對文化產業直接撥款支持的方式反哺了文化產業,如《費加羅報》《世界報》每年獲政府補貼高達2000萬歐元,大幅度抵消了文化產業在綜合價值方面的虧損。

  (四)印度的文化產業集群發展

  印度以市場為主導,根據市場規律,興辦與發展文化產業,主導文化產業正外部性中綜合價值的走向,令其能更多反哺文化產業自身,做到健康的循環發展[25]。印度注重集群化發展,如“寶萊塢”電影文化產業,但與美國集群化發展不同,美國的集群化如“洛杉磯集群”“迪士尼”等是高科技、高質量的產業聚集,而“寶萊塢”結合了印度國情,由大小不一的數百家影視文化產業結合組成,借助中小企業的優勢將產業鏈延伸,令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公共屬性價值反哺文化產業。

  (五)其他國家經驗總結

  韓國提出“文化立國”戰略,以集約化發展,節約文化產業資源的同時擴大影響力,將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公共屬性價值反哺自身。日本以技術優勢將電子產業與文化產業結合,形成獨特的數字文化產業。

  電子產業充分利用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公共屬性價值,并產出綜合價值反哺文化產業。意大利文化產業以門票收益的方式,將文化遺產的綜合價值反哺文化產業。德國以創意為核心,對文化產業相關的荒地與廢棄廠房進行綜合治理,改造為文化活動中心,重新發揮價值,將文化產業正外部性遺留的潛在價值反哺文化產業自身。

  四、國外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反哺機制啟示

  (一)加大對文化產業的扶持力度

  美國以公私合營的方式扶持文化產業發展,英國、法國則通過直接撥款的方式,印度以市場為主導,將文化產業的正外部性收益反哺自身。黨的十九大以來,我國對文化產業的扶持力度不斷加大,但多是稅收方面的優惠政策,部分虧損和微盈利的文化企業未得到亟需的資金援助。目前,我國的文化企業以國有體制為主,相應管理制度較為健全,與國外的公私合營情況有一定的相似之處,因此,可借鑒美國的“去中心化”管理經驗,采納公私合營的方法,以文化高科技企業的正外部性收益反哺文化產業,補償產業鏈上游收益低的企業,能夠從根本上緩解文化產業發展的經濟壓力,維持其健康發展。同時,可借鑒英國的三級管理體制,利用社會組織對文化產業進行資助。印度則是以產業鏈延伸的方式,發揮影視企業等超額收益的作用,對虧損和微盈利的文化企業進行資金幫扶。以上多種方式同時進行,可最大程度利用文化產業的正外部性收益,平衡其公共屬性發展的資金需求。

  (二)完善法律法規及政策監管

  美國“去中心化”管理、英國“三級管理制度”以及法國“文化民主化”管理都具有清晰的監管體系。相比之下,我國文化產業監管體系還不夠靈活,建議把短期的行政指令調控為主,轉變為以長期的經濟政策與法規調控為主,更大程度發揮市場的作用。宏觀方面,可借鑒英國“三級管理制度”,通過分層管理文化市場,穩定市場秩序,還可以借鑒美國“去中心化”管理,實行政策法規引導,使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形成的資金收益反哺文化產業收益低的企業;微觀方面,針對我國多監管部門職能不清、權力交叉的現象,應該借鑒法國“文化民主化”管理,從“蛛網式”管理轉變為“樹狀式”管理,在執行《文化產業振興法》的基礎上,厘清文化產業的法律法規體系和脈絡,并發布相應的稅收政策,使每個領域和方向都有法可依,健康發展。

  (三)推動文化產業集群化發展

  美國、印度的文化產業集群化發展規模效應明顯,集群化文化產業發展模式世界聞名,如“洛杉磯集群”“迪士尼”“寶萊塢”等。目前,我國文化產業的集群化發展效應不明顯,在新時代特色社會主義文化體制改革的過程中,文化產業發展的需求不斷提升,這也反映在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轉變上。因此,亟需整合現有文化企業,實施集群化發展,尋找更佳的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反哺模式,提高文化產業的國際競爭力。具體而言,東部地區作為我國科技最為發達的區域,應借鑒美國文化產業的集群化模式,充分發揮大數據、區塊鏈、二次元和VR等高端技術優勢,帶動攝影攝像和旅游業等關聯產業發展;中西部地區以中小型文化企業為主,通過借鑒印度文化產業的集群化經驗,依據各區域的實際情況,發展地方特色文化產業優勢,加強文化內容和文化形式的創新,整合具有競爭力的產業體系。另外,東西部之間還應加強交流與合作,重視文化產業發展的關聯性,東部地區主要負責引進技術,西部地區負責承接與協作,形成符合中國國情的文化產業集群,實現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公共屬性自身消化,利用正外部性的綜合價值反哺文化產業自身。通過集群化發展,加強我國文化發展的軟實力,更有利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26]。

  五、結束語

  當前,我國公共文化的不均等問題依然存在,如何使文化產業成為國民經濟支柱性產業,不斷完善現代文化產業體系,整體實現公共文化資源配置互聯互通?文章根據文化產業正外部性的潛在收益、綜合價值、公共屬性三方面反哺的必要性,通過梳理國外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反哺的經驗,結合我國文化產業發展的國情,從綜合價值與公共屬性方面出發,提出符合地方特色文化發展需要的正外部性反哺機制優化方案,以提升中華民族的精氣神和凝聚力。后續研究還可以圍繞文化產業正外部性中的潛在收益方面展開,對其與反哺機制之間的關系進行研究。文化產業的不斷轉型升級和提質增效,將會為向世界展示中華民族文化魅力和塑造國家形象提供重要支撐。

  [參考文獻]

  [1]高書生.我國文化產業發展的總體狀況和主要特征[J].經濟與管理,2015,29(3).

  [2]張建中,李曉.我國文化產業現狀、問題及對策研究[J].江西理工大學學報,2010,31(6).

  [3]郭淑芬,王艷芬,黃桂英.中國文化產業效率的區域比較及關鍵因素[J].宏觀經濟研究,2015(10).

  [4]葉文輝.文化產業發展中的政府管理創新研究[J].管理世界,2016,(2).

  [5]陳宇翔,鄭自立.中國文化產業政策的架構、效能與完善方向[J].南京社會科學,2016,(1).

  [6]陳金丹,黃曉.我國文化產業發展的空間關聯網絡結構研究[J].經濟問題探索,2017,(1).

  [7]陳笑瑋,馬維春.我國現行文化產業稅收優惠政策淺析[J].稅務研究,2018,(3).

  [8]賀達,任文龍.產業政策對中國文化產業高質量發展的影響研究[J].江蘇社會科學,2019,(1).

  [9]陳波,陳立豪.虛擬文化空間下數字文化產業模式創新研究[J].中國海洋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0,(1).

  [10]許禮剛.以有色金屬文化為基石 發展贛州城市特色文化[J].江西理工大學學報,2017,38(2).

  [11]謝傳倉.中國文化產業發展的價值取向[J].吉首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5,36(3).

  [12]黃清喜,譚富強.贛南客家清明節飲食的“歷史辨析”與文化再生產[J].江西理工大學學報,2017,38(4).

  [13]Ucar Erdem. Local creative culture and corporate innovation[J]. Journal of Business Research, 2018, 91.

  [14]侯景娟,彭繼增.江西文化產業與市場需求融合發展的機制研究[J].江西理工大學學報,2016,37(6).

  [15]Sanders G . The dismal trade as culture industry[J].Poetics, 2010, 38(1).

  [16]鄧顯超.關于建立新時期文化創新體系的若干思考[J].江西理工大學學報,2010,31(4).

  [17]Elif Hayk1r Hobikolu, Mustafa ?覶etinkaya . In Innovative Entertainment Economy Framework, Economic Impacts of Culture Industries: Turkey and Hollywood Samples[J].Procedia - 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2015,195.

  [18]Hans Kjetil Lysg?rd, The ‘actually existing cultural policy and culture-led strategies of rural places and small towns[J].Journal of Rural Studies,2016,44.

  [19]Nazarian A , Atkinson P , Foroudi P . Influence of national culture and balanced organizational culture on the hotel industrys performance[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ospitality Management,2017,63.

  [20]Ezequiel Avilés Ochoa, Paola Marbella Canizalez Ramírez. Cultural industries and spatial economic growth a model for the emergence of the creative cluster in the architecture of Toronto[J]. City Culture & Society,2018,14.

  [21]許禮剛,王妤歆,徐水太.有色礦山景觀恢復治理的國際案例借鑒與啟示[J].有色金屬科學與工程,2018,9(4).

  [22]姚靜.美國文化產業發展舉措對中國的啟示[J].人民論壇,2016(35).

  [23]李火秀.贛州發展文化創意產業的戰略意義及重點攻略[J].江西理工大學學報,2013,34(2).

  [24]蔡武進,彭龍龍.法國文化產業法的制度體系及其啟示[J].華中師范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9,58(2).

  [25]李云霞,彭曉云.印度維護文化多樣性的措施及其對中國的啟示[J].當代世界與社會主義,2015(5).

  [26]鄧顯超,黃小霞.習近平文化軟實力思想初探[J].江西理工大學學報,2014,35(6).

《國外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反哺機制的經驗借鑒與啟示》

本文由職稱驛站首發,一個權威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網

文章名稱:國外文化產業正外部性反哺機制的經驗借鑒與啟示

文章地址:http://www.guantaorf.com/lunwen/yishu/shehui/43112.html

'); })(); 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