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詢
您當前的位置:職稱驛站 > 論文 > 經濟論文 > 農業經濟科學論文職稱驛站 期刊論文發表 權威認證機構

傳統村落空間布局圖底關系的哲學思考

職稱驛站所屬分類:農業經濟科學論文發布時間:2020-10-30 08:48:50瀏覽:1

文章借鑒老子“無之為用”的空間哲學思想,提出了“建鄉居以為村,當其無,有村之用”的關于傳統村落空間認知的哲理智慧和保護營建思路。傳統村落“有村之用”的空間價值體現于其支撐村落社會關系的作用,是鄉村社區共同體利益

   文章借鑒老子“無之為用”的空間哲學思想,提出了“建鄉居以為村,當其無,有村之用”的關于傳統村落空間認知的哲理智慧和保護營建思路。傳統村落“有村之用”的空間價值體現于其支撐村落社會關系的作用,是鄉村社區共同體利益、共有意識和共同意志的物質載體,具有豐富的社會文化內涵。傳統村落“有”與“無”共存共生。“有村之用”對應于傳統村落的空間布局,形成物質實體的“圖”和空間虛體的“底”,“圖”與“底”互為因果。傳統村落空間布局中的“無”體現為“點、線、面”多層次的空間本底,作為“面”的核心公共空間起到了空間之“無”的統領作用,集聚了村落的歷史文化性和家族社會性。隨著傳統村落舊時社會關系的瓦解,當代社會背景下面臨嚴峻挑戰的“有村之用”應通過“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來獲得新生,通過加強對“無”的設計和對“底”的思考,為傳統村落的傳承發展注入新動力。

  有村之用; 傳統村落; 空間布局; 圖底關系; 時空社會學; 鄉村振興

  TU982.29-A-0060-09

  《廣東農業科學》創刊于 1965 年,是由廣東省農業科學院、華南農業大學主辦,由廣東省農業科學院主管的農業綜合性學術期刊。

  一、 “有”和“無”的辯證關系

  1. 對老子學說的再認識

  “有”和“無”是一個辯證統一體。我國春秋時期思想家老子的哲學巨著《道德經》第十一章就深刻指出了“有”和“無”相生相依的關系。文中指出:

  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

  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

  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

  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

  老子為了說明“有”和“無”的辯證統一體關系,用了三個經典例子:(1)一個車轂中心的圓孔雖然是空心的,但可以插軸,可使三十根輻條形成的車輪轉動起來,實現了車的功能;(2)陶器正因為中心的空無,才能夠盛儲,實現了容器的功能;(3)房屋內正因為有空間,人才能夠在其間活動,實現了房屋的功能。

  上述三個例子都說明物象的“有”與非物象的“無”是共生的、彼此成就的。因為有了“有”的存在,所以達到了“無”的作用。“有”和“無”是相生相依、辯證統一的。如果沒有了“有”的部分,那么,“無”的功能或作用就消失了。“無”是因為“有”而誕生,也將隨著“有”的消失而消失。同時,“有”的物象成分和形態是決定“無”的功能與作用的根本。因此,“有”和“無”也是一個事物的兩個方面,是一對矛盾的統一體。老子關于“有”“無”相生的哲學思想,是我們認識客觀世界的指南。

  對老子“無之為用”思想的進一步認識有二:

  一是從“無之為用”的語境上來看,老子更強調“無”的價值和“用”的本質。為了實現“無”的功能和作用,必須考慮如何最恰當地采用物象的“有”。為了實現“用”的本質并盡可能提升“用”的效率,反過來需要指導和改進物象的“有”之品質。因此,“為用”之“無”是“有”之物象其設計構思的出發點和終極目標。如果達不到“用”之本質,那么,“有”之物象就失去了意義。

  二是不可忽視“有之為利”的基礎。對于實現真正起作用的“無”的價值,“有”之物象的成分和形態十分關鍵。因為“有”之物象是否具有“利”的效果,是決定“無”之為用的效率的關鍵。因此,采用什么材料、通過何種方式來塑造“有”的成分和形態,是創造性構思和設計的重點。

  老子關于“無之為用”的第三個經典案例直接關聯了建筑領域的“空間”思想。這個案例本身就是采用房屋做例子,說明了門、窗、墻、屋頂等組成的建筑圍護結構及其所形成的空間關系。建筑圍護結構的物質性狀是決定建筑空間使用目的和效率的基礎。因此,如何更好地實現“有為之利”,需要對建筑形態和功能使用加以系統化的研究,把“有”和“無”作為辯證統一體進行整體思考,進而使之成為當代建筑學的空間設計思想的哲學基礎。

  將“無之為用”的空間思想從建筑單體的“有”和“無”的關系拓展到建筑群之間的“有”和“無”的關系,就構成了建筑群空間布局的認識論基礎。例如,中國民居典型的“四合院”建筑,其院落及其周邊所圍合的房屋相互形成“無”和“有”的共生關系(圖1)。

  在我國封建社會大家族的居住建筑中,“四合院”的單元空間衍生出多個合院空間,沿著軸線縱向或橫向展開,組成了建筑空間序列(圖2)。

  其中,實體建筑具有特定的使用功能,例如客廳、臥室、廚房等,而院落空間成為大家族成員日常生活的場地。最為巧妙的是,院落空間不僅解決了建筑實體通風、采光等功能需要,還表達了家族社會老少長幼男女等尊卑等級秩序,承載了諸如敬祖、祭祀、迎賓、看戲等多種“用”途,以及婚喪娶嫁等一系列有組織的家族社會活動。在地理環境和外部族群條件十分不利的情況下,仍然可以看到一些較為“極端”的案例,如福建客家土樓聚居建筑院落的“無”(圖3)。院落空間的禮儀和教化等功能之“用”,是“無之為用”的重要體現。

  建筑群之間“有”“無”關系所追求的“無之為用”,不僅在民居建筑院落空間中得以體現,而且在象征國家權力和意志的建筑群空間中體現得更為清晰。例如,故宮建筑群的空間序列(圖4),其一連串不同規模的廣場,都具有相應的功能。從軍事防衛到舉行朝圣等,廣場空間的價值、作用和廣場周邊的建筑功能緊密契合,從而形成了一個整體。

  2. 老子學說的啟發:有村之用

  從以上的認識邏輯進行推理,本文把老子“無之為用”的空間思想應用到關于傳統村落保護和利用的理論認識上。受老子學說的啟發,并借鑒老子《道德經》第十一章的行文格式,筆者提出如下的觀點:

  建鄉居以為村,當其無,有村之用。(簡稱“有村之用”)

  為什么要提出這個觀點?

  這是因為,在我國一些地方關于傳統村落保護和利用的實踐方面,存在認識上的嚴重誤區,即重視建筑本身而忽略了空間。常見的做法是,對質量較好或尚可的建筑加以保存保護,而對于質量較差的建筑則予以拆除,結果只留下零碎的、互相不再關聯的個別建筑。這樣做導致歷史建筑空間環境的整體性遭到破壞。保留、保護下來的僅僅是孤立的、單個的歷史建筑,而“村”本身的整體空間關系和文化意向遭到破壞,原有的村落特色被根本改變。這種做法只看到建筑的“有”,而未認識到建筑與建筑之間相鄰空間的“無”,導致了在傳統村落保護和利用實踐中“好心辦壞事”,造成了“保護性破壞”“破壞性利用”的結果。究其原因,是一些人只知道歷史建筑之“有”的“顯性”價值,而不知道與歷史建筑相鄰的其他普通建筑共同圍合的空間之“無”還具有極其重要的“隱性”價值。說到底,是對“有”和“無”辯證關系的認識不足。

  “建鄉居以為村”,表達的是“鄉居”與“村”的個體與整體的關系。其中的“鄉居”是指鄉民居住的房子,是具象的,是物質形態的“有”。而“村”是一個整體概念,是集體名詞,是抽象的,它表達的是一族人或若干族群形成的群體,是鄉民聚居生活的共同體概念。“村”作為鄉民社會生活的利益集合,不僅有物質層面的功能需要,還有精神層面的共同追求。因此,“村”這個詞本身,以及由它所組成的“村落”“村莊”等詞,已經超越了建筑學物質空間的概念,成為兼具人類學、地理學、社會學和城鄉規劃學等學科相關概念含義的字和詞匯。“村”的共同體意向和意志,則需要通過鄉居之間的“無”之空間予以表達。村落的集體性生產活動、家族社會禮教、節日慶典等物質或非物質的大型活動,需要通過村落的公共空間(“無”)來承載和實現。因此,鄉居之“有”和空間之“無”共同構成“村”的整體認知,通過世代相傳,構成村落日常生活和社會文化認知中的集體意識。可以說,“村”的歷史越悠久,文化越深厚,“村”的公共空間之“無”就更加具有標識性。這在我國許多留存至今的優秀傳統村落中體現得十分明顯。

  上述認識有助于加深人們對傳統村落“有”和“無”的辯證關系的理解,從而謹慎對待對于“有”的改造和對于“無”的保護。接下來,本文將對“有村之用”的空間價值和當代社會背景下的轉型發展做進一步論述,從而為當前我國各地保護和利用傳統村落的實踐提供思想指導。

  二、 傳統村落“有村之用”的空間價值

  1. “有村之用”的空間價值內涵

  “傳統村落”是指“村落形成較早,擁有較豐富的傳統資源,具有一定歷史、文化、科學、藝術、社會、經濟價值,應予以保護的村落”《住房城鄉建設部、文化部、國家文物局、財政部關于開展傳統村落調查的通知》,中華人民共和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官網,http://www.mohurd.gov.cn/wjfb/201204/t20120423_209619.html,2012年4月16日。。傳統村落是我國城鄉建成遺產中的瑰寶,是我國人居環境歷史演進中承載文化、文明的活著的樣本。常青院士曾指出,這些村落“十分完整地保存著千百年來積淀下來的環境適應經驗、歷史文化信息以及風俗民情,是與地脈環境融為一體的風土生態系統”常青、沈黎、張鵬等:《杭州來氏聚落再生設計》,載《時代建筑》,2006年第2期,第106109頁。。通過“無之為用”的視角可以發現,正是因為傳統村落中的一系列重要公共空間之“無”的存在,其歷史文化信息和民俗風情才得以承載,與地脈環境有機統一的地方風貌特色才得以反映。

  關于傳統村落空間的文化社會特征及其價值研究,一直以來是建筑學、城鄉規劃學和風景園林學等學科的經典領域。特別是從1978年改革開放之后,我國學者的相關研究蓬勃而起。中國民居學會曾組織全國的專家學者開展廣泛深入的研究,出版了多部相關主題的會議論文專輯。在20世紀80年代的中國,有不少高校專家學者開展了大量的傳統村落民居調查。例如,東南大學王文卿教授組織了民居調查并發文指出,在紛繁多樣的村落物質空間表象背后,有著村落居民共有的意識。王文卿:《民居調查的啟迪》,載《建筑學報》,1990年第4期,第5658頁。筆者認為,村落的文化現象和村民的共有意識正是通過“無之為用”的村落公共空間來承載和展現的。

  筆者曾研究傳統村落的空間演進并提出了“住屋平面”的概念楊貴慶:《從“住屋平面”的演變談居住區創作》,載《新建筑》,1991年第7期,第2327頁。,認為在過去農耕時代落后的生產力條件下,住屋平面是一個廣義的生活生產的整體概念。它不僅包括房屋本身(如居室、廳堂、廚房、便坑等),還包括鄰近的耕作場地、河灘、石橋、街巷、集市等生產活動的空間,以及居民賴以生存的水源、家族的宗祠祖廟,甚至還包括家族逝去成員的墳地。它們共同組成了一個廣義的與住屋緊密關聯的平面,不僅是日常生活的活動范圍,也是心理認知的領域空間。這是一個在農耕社會早期關于居住生活的空間單元概念,這一空間單元的領域是基于人的日常步行和牲畜參與耕作活動的合理范圍。在這個空間單元內,房屋或構筑物的實體的“有”,以及實體所界定的空間場地的“無”,完全是一種相互支撐、依賴共生的關系,“有”和“無”有機統一。

  在此基礎上,筆者進一步研究分析了傳統村落空間整體性特征所包含的社會學意義。楊貴慶:《我國傳統聚落空間整體性特征及其社會學意義》,載《同濟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4年第3期,第6068頁。其一,“有”“無”相生、“有”“無”共存的傳統村落整體空間布局,具有與自然環境條件因地制宜的協調共生特點,反映了當時認知條件下堪輿術和身體宇宙相互關聯、人與自然共生共存的思想;其二,傳統村落空間布局體現出居住功能與生產活動有機組合的關聯性,反映了建立在特定生產力基礎上的生產關系,以及當時當地社會生活的共同意識;其三,傳統村落空間布局體現出建筑群體空間形態的聚合性特征,反映了以血緣、親緣為紐帶的家族關系和對家族傳承延續的共同意志;其四,傳統村落核心公共空間場所的標識性特征,反映了家族社會禮儀和教化秩序的社會控制。

  傳統村落“無之為用”的社會價值是支撐鄉村社區共同體利益的重要載體,是“有村之用”空間價值的內涵所在。世代先民在營造村落人居環境的過程中,始終把自然條件、物質手段、生活需要和永續發展等作為一個整體來構思布局。換言之,傳統村落總體布局對自然條件的綜合運用及其所要表達的社會語義是一個整體。③楊貴慶、蔡一凡:《傳統村落總體布局的自然智慧和社會語義》,載《上海城市規劃》,2016年第4期,第916頁。例如,它對避免自然地質災害、治水防洪和理水排澇、蓄水防旱和儲水消防等安全防災的系統思維,對包括耕地資源、水資源、陽光與風道等生存資源的可持續獲得的永續認識,以及對生命過程的整體性認知等,均不同程度地反映在房屋建造布局的“有”上,并同時界定出“無”的公共空間場所來體現其社會語義和社會價值之“用”。這些社會語義和社會價值包括:村落宗族精神追求、村落領域感的集體認知、村落教化與社會控制,以及通過空間秩序表達社會秩序、營造村民日常生活的歸屬感。因此,傳統村落空間形態的“無”與社會價值的“有”成為相互支撐的辯證統一體,由此建立了“空間”與“社會”的關聯。

  2. “有村之用”空間布局的圖底關系

  上述傳統村落“有”和“無”的辯證關系,反映在具體空間布局上,就成為“圖”與“底”的關系表達。互為因果的建筑與空間的圖底關系,反映了傳統村落空間布局的深刻內涵與空間魅力。

  “圖”是指房屋建筑或各種構筑物,是實體部分,對應于“有”;“底”是建筑或構筑物等物質實體所圍合而成的空間場地,又稱為虛體,對應于“無”。正如“有”和“無”所構建的相互支撐、共存共生的辯證統一體,“圖”和“底”也具有互為因果的特征,即:因“圖”而“底”,因“底”而“圖”。(圖5)

  通過考察傳統村落空間布局的特征,可以發現其圖底關系具有較好的統一性。如果把其中的建筑和空間場地進行“圖底互換”,則可以明顯看到,不僅建筑和構筑本身(“圖”)具有獨立完整性,建筑和構筑所圍合界定的空間場地(“底”)同樣具有較好的完整性③,空間的主次關系、收放節奏等具有較好的連續性。這意味著傳統村落空間布局之“無”(或“底”),并不是完成建造房屋之“有”(或“圖”)后隨意剩下的,相反,“有”和“無”、“圖”和“底”是相互映襯、精心安排的。這反映出建筑實體和空間虛體之間的照應關系,應綜合考慮兩者的功能使用價值,而不是片面強調其中之一。(圖6)

  相關研究進一步發現,傳統村落空間布局中“無”的分布呈現“點、線、面”的多樣性和空間節奏,構成了村落的空間本底(圖7)。其中,“點”是一些分布有致的小尺度公共空間,例如村口、水道埠頭、街巷交匯、街河交匯等開敞空間。“線”是村落的主次街巷空間,連接居住院落和建筑,

  其街巷空間界面呈現出不同類型,反映了街巷的功能特征,例如生活性或商業性等。“面”是村落內較大的廣場,通常為一個主要的大開敞空間,作為全村的核心公共空間,因其周邊的建筑功能而呈現出主題特征,例如有的是廟前廣場,有的是戲臺空間,也有和水運交通相關的大型水埠碼頭廣場空間等。一些歷史悠久和規模較大的傳統村落,“面”的空間場地可能有若干處,但總體上看,大型“面”的空間場地數量不多,從而起到建筑與空間關系中的統領作用。而與這種統領作用匹配的,是關乎村落社會控制的功能,為村落公共活動時的人群聚集提供方便。

  由上述可知,傳統村落空間布局的圖底關系,是“有”和“無”辯證關系的對應寫照,也是在具體建造過程中對建筑功能和空間場地的綜合思考的結果。傳統村落空間布局中的“有村之用”,可以說是村落營造中的精華所在,集中反映了當時當地生產力和生產關系所構筑的社會關系,在空間形態上也是村落風貌特色的重要標識之一。

  三、 當代社會背景下的“有村之用”

  1. 舊時社會關系瓦解對“有村之用”的嚴峻挑戰

  上述關于傳統村落建筑與空間“有”“無”關系的解析,都是基于當時社會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背景條件。換言之,傳統村落的“有村之用”的“用”,是與當時當地的歷史文化和社會環境緊密相關的,反映的是過去時代家族社會的共同意識和社會控制。關于空間和社會關系的作用,法國社會學家列斐伏爾論述道:空間是社會關系的存在,空間不僅是社會關系發生的媒介,也是社會關系和行為的產物。H. Lefebvre, The Production of Space, Wiley Blackwell, 1991.基于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理論分析,也可以得出相同的觀點,即生產力決定生產關系,生產關系建構了相應的社會關系,進而,社會關系需要相適應的空間關系來支撐和承載。楊貴慶、關中美:《基于生產力生產關系理論的鄉村空間布局優化》,載《西部人居環境規劃》,2018年第1期,第16頁。因此,空間關系本質上是社會關系的物化詮釋。近來具有開拓性意義的定量研究也證實,傳統村落的空間結構與其家族社會之間具有相互關聯性。楊貴慶、蔡一凡:《浙江黃巖烏巖古村傳統村落空間結構與家族社會關聯研究》,載《規劃師》, 2020年第3期。

  然而,時代變遷,“生產力——生產關系——社會關系——空間關系”的對應邏輯發生了根本改變。過去農耕社會落后的生產力條件下,主要依賴勞動力和畜力作為重要的生產資料,需要家族社會共同勞動才能保障生存和繁衍,家族社會的緊密團結和精神秩序是保障食物供給和抵御外來搶掠的重要基礎,大家族聚居的社會關系和等級秩序充分地和傳統村落建筑、空間形成了呼應。當生產力水平發生突破性變革、機械化耕作和現代科學技術應用于農業生產時,農業生產效率大大提升,糧食生產不再依賴勞動力和畜力數量。加上工業化和城市化驅動,吸引大量農村剩余勞動力離土離鄉,致使傳統農耕社會的生產關系瓦解。大家族聚居的社會根基進而被動搖,核心家庭結構越來越占主導。

  傳統村落社會系統的時空變化,對于舊時“有村之用”的“無”的村落空間帶來了嚴峻挑戰。即:過去的社會關系已經不再存在,那么,建構于過去社會關系之上的空間關系就沒有存在的依據。換言之,留存至今的物質空間環境難以支撐當代生產力條件下新的生產關系和社會關系,過去的物質環境建造能力也受到技術條件和水平限制,無法滿足當代人的宜居需求。這是我國一些地方的傳統村落在經濟社會改革發展的不同時期被大量棄置或拆除破壞的根本原因。當下的矛盾焦點在于:一方面傳統村落的空間關系不再適合當代的社會關系,照理說可以被拆除;而另一方面,空間關系記錄并承載著傳統村落發展過程的歷史文化和社會關系,成為當地珍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空間容器,進而積淀成為當地人文甚至是多民族多元文化的表征,成為中華人居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當然應該加以積極保護和利用。

  既然傳統村落舊時的“有村之用”的內涵已經發生了改變,那么,當代社會背景下需要定義“用”的新內涵,方能使傳統村落空間格局具有新的功能支撐,真正體現“無之為用”的時代特征。換言之,如果沒有注入新的時代內涵,傳統村落的建筑空間保護和修復就缺少了自我存在的生命力,即便是花費大量資金予以修復,很可能結果僅僅是“文物式”的擺設和展示,成為靜態的、歷史的、“博物館式”的呈現,難以真正生動地“活”在當下,無法和當代人的社會文化生活共進,也難以把傳統文化引領到未來,從而為今后的文明發展提供當代人的貢獻。

  2. 當代社會背景下“有村之用”如何煥發新生?

  當代社會背景下,要使得傳統村落建筑空間的“有村之用”真正發揮“用”的價值和效率,就需要構思和創建新的“有村之用”,構建新的“有”“無”相生。英國當代社會學家安東尼·吉登斯指出:社會系統的時空構成恰恰是社會理論的核心。格利高里(Derek Gregory)、厄里(John Urry):《社會關系與空間結構》,謝禮圣、呂增奎等譯,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1年。從“時空社會學”角度來分析傳統村落社會關系的時空結構,研究傳統村落社會系統在時空延伸方面的構成方式和演進特征,辯證地看待“有”“無”內涵的轉化,有助于把傳統村落舊時的空間關系和當代的功能需求進行“配對”,有助于找到和傳統村落空間特征十分貼切或相近關聯的社會經濟活動,以便重新定義空間的社會學內涵,保護、傳承和利用好傳統村落。

  上述重新定義“無之為用”的過程,需要通過“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來實現。“創造性轉化”就是要在尊重優秀傳統文化特質的基礎上,結合當代人的需要和審美,把傳統村落的歷史文化和物質環境“轉而化之”,實現在保護基礎上的傳承;“創新性發展”則是針對傳統村落建筑空間格局特征,把傳統文化的精髓本質及其自身演繹的規律加以推演,結合新的社會關系特征加以重新建構,豐富和充實新的意境和形態。因此,對傳統村落“無之為用”之“用”的重塑是“揚棄”的過程:既不能靜止地、僵化地對待傳統村落建筑空間遺產,把它們當作“文物”保存保護而不加以利用,也不能不加分析地予以全部拆除然后再造“假古董”。對傳統村落空間關系進行“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體現了辯證唯物主義歷史觀,是關于時空社會學的具體應用。

  在“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思想指導下,傳統村落的改造建設應重點針對其公共空間系統,賦予“無之為用”以新的“用”。公共空間系統主要包括上文所指的“點”“線”“面”對應的主要街巷、空間節點和核心公共空間。要通過對風貌特色要素的現場調查和深入分析楊貴慶、王禎:《傳統村落風貌特征的物質要素及構成方式解析——以浙江省黃巖區嶼頭鄉沙灘村為例》,載《城鄉規劃》,2018年第1期,第2432頁。,進行梳理和提取,使得村落的公共空間可支撐新的功能,即讓村落公共開放空間的“無”(圖底關系中的“底”)成為承載新的活動發生的“容器”。與此同時,應根據“無之為用”的新功能,及時針對周邊建筑原有功能進行評估,為社會資金的持續跟進和投入做好準備。在設施配置方面,需要綜合考慮地下市政管網、燈光照明、地面鋪裝、景觀小品等,為活動人群提供現代化的便捷性。當然,新的活動功能的發生不僅需要結合地方特色,考慮本村本地居民喜聞樂見的民俗文化活動,還要結合當前城鄉互動關系下的城市居民觀光、旅游休閑等活動的需要,考慮到當前和未來城市生活中可能出現的部分工作和生活功能的遷移。

  研究和實踐發現,抓住傳統村落核心公共空間之“無”的營造,是促進“無之為用”的一種積極有效的方法楊貴慶、肖穎禾:《文化定樁:鄉村聚落核心公共空間營造——浙江黃巖嶼頭鄉沙灘村實踐探索》,載《上海城市規劃》,2018年第6期,第1521頁。(圖8)。這是因為,我國傳統村落在發展演進過程中積淀了豐富的文化內涵,村落的文化性、社會性和空間性三者之間的有機對應關系較為集中地體現于村落的“核心公共空間”,呈現了村落的文化精神、共有意識和社會關系特征。由于歷史社會變遷等原因,如今核心公共空間的內在功能和外在風貌都不同程度地出現了衰敗,但是它在村落中所處的重要幾何位置,再加上周邊的歷史建筑或構筑物,都使其成為促進傳統村落保護和利用、推進鄉村振興的重要“穴位”。如果加以“點穴”啟動,在保護村落歷史文化的基礎上,積極拓展適應當代的新的功能,將達到“無之為用”的積極效果。例如,筆者在浙江黃巖區嶼頭鄉沙灘村、寧溪鎮烏巖頭古村等地的規劃設計和建造實踐,成效顯著,不僅重新提振了村民的信心和保護熱情,而且對村落今后持續的更新改造和保護發展做出了示范。

  四、 結語:傳統村落保護和利用要兼顧“圖”和“底”

  通過對傳統村落空間布局“有”和“無”圖底關系的哲學思考,可以發現,建筑之“實”與空間之“虛”是辯證統一的關系,“圖”和“底”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對于傳統村落的保護和利用來說,不僅那些具有歷史文化價值的單體建筑值得保護,傳統村落的總體空間格局也同樣值得高度重視和謹慎對待。其總體空間格局不僅扮演了歷史建筑的環境背景角色,也是村落歷史文化和社會關系的載體。

  “有村之用”是對傳統村落圖底關系的哲學思考,有助于提升人們的認知水平,深入理解傳統村落的整體價值,發掘傳統村落蘊含的豐富內涵,從而有助于超越傳統村落的物象本身,抽象出更高層次的保護和利用傳統村落的整體認識觀。在此基礎上,通過“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為傳統村落的文化傳承和經濟社會發展把好脈。

  傳統村落保護和利用工作應兼顧“圖”和“底”的辯證統一關系。以此為基礎,提煉傳統村落整體空間結構,辨析其歷史環境和建筑的價值精髓。這有助于人們在規劃設計和建造實踐中,做到既積極保護建筑實體,對歷史建筑的“圖”提出保護和利用的措施,又周全謹慎地關注空間,對空間的“底”提出更新和再生的設計方案。在當下,更要加強對“底”的思考,做“無”的設計。楊貴慶:《對傳統村落要做“無”的設計》,載《建筑時報》,2019年5月13日。從“無”的視角出發,從“底”的肌理特征去思考建筑與場地的整體關系,把建筑實體作為定義空間功能的工具和手段,有助于為傳統村落重新打造合適的社會結構,達到再“用”的目的。這一研究方法和設計路徑,也將為建構具有中國特色的歷史環境空間設計理論提供思路。

  Usefulness of a Village: A Philosophical Thinking on

  the Figure Ground Relation of Spatial Layout in Traditional Villages

  YANG Guiqing

  College of Architecture and Urban Planning, Tongji University, Shanghai 200092, China

  Learning from Laozis spatial philosophy “nothingness is useful”, this article applies it in spatial cognition for preservation and reuse of traditional villages, and puts forward the thought as “regarding the open space as useful while constructing housing for a village”. The spatial value of “usefulness of a village” is reflected in its role for supporting the villages social relations. It is the material carrier of the villages community interests, shared consciousness and common will, and has rich social and cultural connotations. Buildings and space coexist in traditional villages. The thought of “usefulness of a village” corresponds to the spatial layout of traditional villages, forming a “map(figure)” of physical entity and a “bottom(ground)” of the space, which are mutually causal. The “nothingness” of spatial layout in the traditional village is reflected in the multi level space background, including “points, lines and planes”. The core public space, as “planes”, plays the leading role of the “nothingness” in space, gathering historical culture and social meaning in the village. With the disintegration of past social relations in traditional villages, the “usefulness of a village” is facing severe challenges in the context of contemporary society, and it should be reborn through creative transformation and innovative development. Strengthening the design of “figure” and the thinking of “ground” will add new impetus for inheritance and development of traditional villages.

  usefulness of a village; traditional villages; spatial layout; figure ground relation; sociology of space time; rural revitalization

《傳統村落空間布局圖底關系的哲學思考》

本文由職稱驛站首發,一個權威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網

文章名稱:傳統村落空間布局圖底關系的哲學思考

文章地址:http://www.guantaorf.com/lunwen/jingji/jingji/43356.html

'); })(); 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