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詢
您當前的位置:職稱驛站 > 論文 > 法律論文 > 民事訴訟論文職稱驛站 期刊論文發表 權威認證機構

捕訴一體辦案模式實務運行中的問題檢視

職稱驛站所屬分類:民事訴訟論文發布時間:2020-05-29 08:54:23瀏覽:1

捕訴一體辦案模式下,同一個檢察官或辦案組既審查逮捕又審查起訴,有效提高了訴訟效率,降低了司法成本,強化了檢察機關審前主導,提升了檢察隊伍素能,捕訴一體化改革釋放出了巨大的制度效能。

   【內容摘要】捕訴一體辦案模式下,同一個檢察官或辦案組既審查逮捕又審查起訴,有效提高了訴訟效率,降低了司法成本,強化了檢察機關審前主導,提升了檢察隊伍素能,捕訴一體化改革釋放出了巨大的制度效能。但當前捕訴一體辦案模式在制度完善、機制運行、隊伍建設方面尚存在一些問題,檢視此類問題有助于推動機制的完善和長效落實。

  【關 鍵 詞】捕訴一體;制度完善;運行機制;問題檢視

  《法制與經濟》雜志創辦于1992年,為月刊(上、中、下),國內外公司發行。上旬刊以報道廣西的政法綜治工作為主,報道中國及廣西經濟發展的熱點為鋪。中旬、下旬刊以刊登理論性文章為主,特別是涉及法制建設的理論性文章。

  中圖分類號:D925.2;D926.3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5-4379-(2020)08-0165-02

  作 者 簡 介:宋光恩(1987-),男,華東政法大學,法律碩士,山東省泰安市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部,檢察官助理。

  自刑事案件捕訴一體辦案模式全面推行以來,尤其是檢察機關完成內設機構改革后,捕、訴一體化在減少重復勞動、縮短辦案周期、提升辦案質效、降低案件比、緩解案多人少矛盾、提升檢察官專業化水平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但當前該模式在運行過程中尚存在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現作簡要梳理分析,以期對該辦案模式的長效落實有所啟益。

  一、制度完善方面

  (一)偵查機關同級提請審查逮捕和審查起訴級別管轄有時存在沖突,與捕訴一體制度設計矛盾。根據刑訴法規定,公安機關對犯罪嫌疑人擬采取逮捕強制措施時,需移送同級人民檢察院審查批準,但在審查起訴階段,對有可能判處無期徒刑、死刑等屬于中級人民法院管轄的案件,基層檢察院會上呈地市級檢察院審查起訴;地市級檢察院受理同級公安機關移送的案件有時也會交由基層院辦理,這就導致審查逮捕和審查起訴不在同一檢察院,由不同的員額檢察官承辦,不符合“同一刑事案件由一個辦案組、一個員額檢察官辦到底”的捕訴一體制度設計要求。以S省T市檢察院為例,2019年1月至11月共受理一審公訴案件31件,其中17件是由基層檢察院上呈,占比接近55%,此類案件審查逮捕均由基層院辦理,未落實捕訴一體辦理機制。對此,檢察機關應協調公安機關,在立案時即按照級別管轄的規定確定偵查機關,確保審查逮捕及審查起訴均由同一檢察機關辦理。

  (二)捕訴一體后,刑事訴訟法律監督存在被弱化和忽視的現象。捕訴一體后,由于長期從事公訴工作的員額檢察官缺乏對偵查活動“兩項監督”方面的監督意識和監督經驗,與審查逮捕工作密切相關的立案監督和偵查活動監督存在逐步弱化的問題;同樣,長期從事偵監工作的員額檢察官可能由于缺乏對漏捕漏訴、審判監督的經驗或意識導致訴訟監督被忽視或弱化。以S省檢察機關公訴案件抗訴工作為例,2019年1至9月份,全省檢察機關一審刑事案件生效判決數量69915件,同比增長37.39%,提出抗訴案件數量376件,同比下降22.31%,法院采納抗訴意見數量177件,同比下降38.97%;大部分地市提出抗訴案件數量、法院采納抗訴意見數量均同比下降。考核數據下滑與捕訴一體后員額檢察官的監督缺位不無關系。因此,應完善對員額檢察官開展監督工作的考核制度或標準,通過制定負向評價指標,倒逼員額檢察官通過樹立“考核意識”進而增強監督意識;及時總結工作經驗,逐步提高監督水平;對于應當監督而不進行監督,情形嚴重的,依照司法責任制的規定予以倒查追責。

  (三)內部監督從有到無,捕訴一體后檢察權的內部制約缺位。捕、訴分離時,偵監、公訴兩個部門可以互相監督,檢察權內部存在顯性制約;捕訴一體后,批捕檢察官與公訴檢察官的內部監督已經轉化為檢察官批捕“左手”與起訴“右手”的自我監督[1],公訴權的內部糾錯功能喪失,監督效果弱化。實際辦案中檢察官輕易不會“自我否定”,甚至存在“將錯就錯”的情形;而且個體認識存在差異,辦案水平參差不齊,辦案標準難以統一,檢察官容易陷入先入為主的思維定勢,慣性堅持批捕階段形成的審查結論,導致審查起訴時對證據審查的“層控”功能受損[2],不利于保障案件質量。對此,應著力構建捕訴一體辦案模式下對檢察官的內部監督機制,如完善檢察官聯席會議制度、請示報告制度、設置常規化的刑事案件辦案組、完善監督考核機制等,減少檢察官“孤軍奮戰”的情形,加強對獨立行使檢察權主體的有效監督。

  (四)辦案人員思維慣性致使“捕”、“訴”證據標準易發生混淆,辦案標準難以統一。捕訴一體后,原公訴部門的辦案人員在“證據確實、充分”的思維慣性下容易無形中提高對逮捕案件的證據標準,原偵監部門辦案人審查起訴時,一定程度上可能會降低起訴的證據標準,角色錯位及辦案定式思維均有可能導致證據標準的混淆。同時,不同的辦案人基于不同知識體系、認知水平、經驗積累,辦案標準可能會存在差異,“如果個人自行決定逮捕起訴,不但存在權力濫用的道德風險,也會因分散決定產生執法標準不統一的問題。”[3]對此,刑事檢察業務部門應區分罪名進一步完善和細化審查逮捕及審查起訴的業務操作規程,加強本地區經驗總結和交流,盡量統一司法辦案標準。

  二、機制運行方面

  (一)案件審批流程繁瑣,文書制作權限集中于員額檢察官影響效率提升。在人員分類管理的改革背景下,基礎性、程序性、輔助性的工作可以由檢察官助理或書記員完成,但當前統一業務應用系統中的文書審批流程繁瑣,基本上所有的文書均需員額檢察官審批,包括一些簡單的、程序性的模板文書如權利義務告知書、傳喚證、提訊提解證等,產生了不必要的重復勞動,降低了效率。對此,應對部分文書制作權限適當下放,將一些程序性、非決定事項文書制作權限放寬至檢察官助理。

  (二)輪案機制和系統設置不夠科學。捕訴一體后,審查逮捕、審查起訴業務在統一業務系統中還是兩個案件兩個辦案流程,簡單的輪流辦理可能導致一個員額檢察官同時分到較為復雜的批捕案件和公訴案件,檢察官個體的辦案任務難以均衡。因此,建議對案件分配機制進行優化,如將審查批捕、審查起訴案件不分類型地進行統一輪案管理,根據案件類型及復雜程度實行自動輪案和指定分案相結合等。

  三、隊伍建設方面

  (一)捕訴一體對員額檢察官履職提出更高要求,檢察官隊伍專業化水平尚需提高。捕訴一體后,刑事檢察業務員額檢察官要統一履行提前介入偵查、審查逮捕、審查起訴、補充偵查、出庭支持公訴和訴訟監督、矛盾化解、息訴罷訪等職責,對員額檢察官履職盡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員額檢察官要成為能夠應對案件全流程處理的復合型人才,打造“全科醫生式”式檢察官成為現實需求。因此,通過多種路徑加強檢察官隊伍專業化建設仍是檢察機關的重點任務,如可探索挖掘和運用檢察官隊伍的資源優勢,建立專題交流和互幫互學機制,由檢察官選擇辦案中效果突出或疑難復雜的案件進行交流,互學互進,以收到“辦理一案、提示一片”的輻射效果。[4]

  (二)檢察輔助人員單獨職務序列改革尚未完成,難以厘清辦案責任及職責分工。檢察官助理是司法輔助人員中最為重要的組成部分,是協助檢察官從事檢察業務工作或者在檢察官的授權、指揮和指導下從事部分并非必須由檢察官親自辦理的法律事務的業務輔助人員。[5]目前人員分類管理尚未完成,檢察官助理從事輔助辦案活動時的職責、分工及司法責任并無明確規定。捕訴一體模式在員額檢察官辦案任務加重的現實情境下,通過推進改革進度厘清檢察官助理的輔助辦案權限和辦案責任,有助于員額檢察官將非親歷性、非決定性事項全權交由輔助人員辦理,從而專心專注于復雜案件的審查辦理,推動繁簡分流,提升案件辦理質效。

  (三)辦案節奏加快,審查逮捕與審查起訴辦案任務并行,對辦案人的統籌協調能力提出更高要求。捕訴合一后,辦案人員需兼顧同時在辦的審查逮捕案件與審查起訴案件,并行開展對統籌能力提出新要求。通常情況下審查起訴的辦案節奏會受到審查逮捕節奏的影響,因為審查逮捕案件要求辦案人七日內完成審查工作;而且偵查機關批量提請報捕時辦案人每周可能都會分到逮捕案件,會嚴重擠壓審查起訴期限。基層檢察機關囿于人力限制和其它綜合性工作的掣肘,員額檢察官超負荷運轉的情況較為普遍,對他們的承壓及亞健康狀況應給予更多關注。

  參考文獻:

  [1]閔豐錦.左右手何以制約:捕訴一體模式下檢察權內部監督機制研究[J].新疆社會科學,2019(3).

  [2]唐益亮.隱憂與出路:檢察院“捕訴合一”模式的思考[J].西部法學評論,2018(6).

  [3]敬大力.優化配置強制措施審查職能,加強人權司法保障[J].人民檢察(首都版),2018(2).

  [4]劉惠生,戴震,魏丙爭.捕訴一體視角下以證據為核心刑事指控體系的構建[J].人民檢察,2019(1).

  [5]郭國謙,李文濤.關于檢察官助理選任管理的思考[J].人民檢察,2017(7).

《捕訴一體辦案模式實務運行中的問題檢視》

本文由職稱驛站首發,一個權威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網

文章名稱:捕訴一體辦案模式實務運行中的問題檢視

文章地址:http://www.guantaorf.com/lunwen/falv/minshi/42168.html

'); })(); 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